YOUTHE

油丝
算是个百合文写手,毕竟耽美和言情苦手(摊。
高中狗一只,暂不混圈,写过几篇文,改了又删删了又改,总觉得写的东西千篇一律。
喜欢的话,请给我给小红心吧(啾咪

【百合短篇】贝火

脑洞其一,大概还有两个续篇。
病态百合文写手(x,见笑勿怪。
*第一人称瞩目
*奇怪人名瞩目

看文愉快
*
*
*


cap1.1
蟪遥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人。
不,或许不能这么说,毕竟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。但是说实话,我认为她就是最完美的人。
蟪遥很漂亮,纯黑的柔顺光滑的秀发,灵动的双眼,匀称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。声音也很好听。
我最喜欢她看着我时的,温柔的,仿佛放着光的眼睛。
我看过她的表演,偌大的会场内,聚光灯下的雪白衣裙,轻盈的跳跃,宛若精灵。
那时会场内明明不止她一人。
我却觉得什么都比不上她。
我只看得见她。

我和蟪遥算是青梅竹马了。她小我两岁,在我刚上幼儿园时搬进了咏光小区,成为了我的邻居。当时我还不喜欢这个安安静静的奶团子,直到她扯着我的衣角,用奶地冒泡的声音哀求我和她呆在一起。
蟪遥怕黑,这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的。所以每次回家的路上,我都会由着她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。
蟪遥和我一直是一个学校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在学校里没有什么朋友,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一举一动都极尽优雅。有一次我从她的教室前走过,透过门想去寻找她的身影。晨光洒在她的脸颊,把她的眼瞳照成了琉璃似的颜色。一瞬间,那画面里仿佛还配上了吹进教室的清风和散落一地的浅色花瓣。
我像是坠入爱河。

喜欢蟪遥的人也有很多。初中的情人节里,她课桌里外的巧克力和情书几乎要从那危险的支撑物上坠下。我们学校的初高中是建在一起的,那年我初三,二月十四日早晨,那个星期五,我从她到她们班的教室门口,她沉默了很久,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我的脸色,不知怎的,又阴沉着脸走进教室,一言不发地把所有的巧克力都分出去了。情书也是一封都没有拆,一股脑儿地扔进了走廊外的垃圾桶内。几个衣着不整的小男生看到这幕,愤怒地想要冲上来理论,我瞪了他们一眼,那几个怂包才咬着牙离开。
我转过头去对蟪遥说:“有谁找你麻烦了,尽管告诉我。”
蟪遥盯着我板起的脸看了许久,才微笑着,偏了偏头道:“好。”
但不知为什么,蟪遥的桃花从未给她找来过什么,像是围堵、打架这种事,从来没有发生过。一开始我以为是我的凶名传播地太远,但后来随着时间流逝,我上了高中,课业逐渐繁重,我在这方面也收敛了不少,新入学的学生大多不知道我。
所以,我后来逐渐形成了一个隐隐约约的想法,却从未去证实过。
那就是,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人,或是她自己,解决了这些一点也不光鲜亮丽的麻烦事。

清沙,这是我的名字。蟪遥很喜欢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,虚环着我的腰,微风下,那话语一点点破碎,但她仍一遍遍呢喃。
执着着,固执着。
“清沙…呵,清沙。”
蟪遥生得美丽,举止、行为优雅,言辞得体而温和。
她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人。
而这样完美的她,却死了。
而我。
还活着。

.2
我喜欢蟪遥。
作为情人的那种喜欢。

.3
我不清楚蟪遥是如何死去的,只知道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她已经被送进那个压抑而恐怖的铁箱子里,燃成了灰烬。
当我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时,已经过了她的头七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种感觉。明知道不是她最重要的人,明知道她不可能会选择再见我一次——
我仍渴求着与她的见面。
我想要见到蟪遥,想听见她的声音,看她跳舞,和她一起走那条黑暗却短暂的回家路,再听她念我的名字。
但,这些都实现不了了。
我就像个失心疯的病人,整日整夜地在纸上写我和她的一切,一遍遍地回想她的模样,然后去确认一些从前懦弱而愚笨的我所不敢确认的东西。
我喜欢蟪遥。
而她,大概也是一样的。
但这份感情却没有再见的那一天了。随着她的逝去,我会选择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心里,不愿去触碰。
直到,我也将死去的那天为止。

.4
其实我,并不是一开始就失心疯的。
我恍惚着,只呆坐在那扇面对着天空和远居房屋的窗前。
巡查的护士敲开我的门,我像是毫无觉察一般。
什么都不能去想。
什么都不愿去想。